有一天

(31)
电影 时尚头条 记者 演员 生活 男人 工作 孩子 导演 音乐 朋友
胡军《芭莎男士》袒露心声 硬汉的真实面
他和所有热爱舞台表演的人一样,希望有一天站在人艺的舞台中央。苦闷中的他每次跑完龙套,自己都买瓶啤酒坐在马路牙子上喝光了,再回家看剧本或读书。除了事业郁郁不得志外,每月只有160元的工资,也给他的生活带来了窘迫和尴尬。对于好客又特好面子的胡军,每次和哥们儿聚会,都恨不得把这点工资一花而光。“他向来不张嘴问我要钱,但回家一吃饭我就知道了,肯定瓢底了。”心细的妈妈说。一天中午,于是之院长邀他一起喝啤酒,说你们要安心在人艺演戏,不要出去拍戏。和胡军一起分到中戏的还有几位同学,作为当年中戏的班长,那份职责似乎依然还在。他说,于院长,只要每月给我们400块钱工资,我们就好好在人艺呆着,绝不再去接拍影视剧。但于是之摇摇头说,这有点困难。扛大旗举大刀戳在台上只有一两个字的台词的日子,终于随着小剧场在北京的异军突起而淡去。上世纪90年代末看小剧场话剧成为小资们的一种时尚。 1998年,30岁的胡军决心在自己的而立之年,干一件很牛的事情。他聚集当年的大学同学,排演了一部《保尔柯察金》,虽然最后亏损40万,但现场的热烈气氛,让胡军至今记忆犹新。后来他又参加了人艺小话剧《原野》的演出,因为这部戏实验性太强,知

u乐国际娱乐官网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